細胞分子矯正營養學是一複合字,由「ortho」,一個希臘字意謂「矯正」或「正確」,及「分子」(molecule)表示結構最簡單的化合物。所以它在字面上意思就是「正確分子」(rightmolecule) 。萊納斯.鮑林(Linus Pauling),他曾獨得過兩次諾貝爾獎:(1)1954年諾貝爾化學獎;(2)1962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倡「細胞分子矯醫學」(orthomolecular medicine),他創造出這個名詞,用以形容透過適當攝取維他命與其他營養飲食的方法,來獲得最佳的健康狀態,並以其不同的濃度作為保持良好健康和疾病治療的研究。伯納德.瑞蘭博士(Dr. Bernard Rimland)於1979年將目前主流醫學所使用的藥物稱為「毒物分子醫學」(toximolecular medicine),作為區隔。

細胞分子矯正醫學的其中一個例子是正在注射胰島素的糖尿病患.增加維他命C的攝取,以減少胰島素的需求量,每口服1g的左旋-抗壞血酸(L-ascorbic acid),所需胰島素的量可以減少2個單位。

  另一種使用分子矯正醫學治療法的疾病是苯丙酮尿症(phenylketonuria),還有一種有點類似的疾病,也可以分子矯正醫學法做控制,是半乳糖血症(galactosemia),它是由於病人體內無法製造進行半乳糖代謝機制的酶,半乳糖是牛奶中所含糖類的一部分(乳糖)。另一種治療苯丙酮尿症可能的分子矯正醫學療法,類似使用胰島素控制糖尿病,即注射活性酶。*許多酶分子由兩部分組成:純蛋白質的部分,被稱為「酶蛋白」;非蛋白的部分,被稱為「輔酶」。具有活性的酵素,稱為「全酶」,由酶蛋白與聯結其上的輔酶構成。使用非常大量的維他命控制疾病的應用上,叫做「大劑量維他命療法」(megavitamin therapy),是細胞分子矯正醫學上一個重要的步驟。

在鮑林的研究裡,大量攝入維他命C有助於控制許多疾病:不僅是普通感冒和流感,還有其他病毒和細菌性疾病,如肝炎,以及看來相當無關的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維他命C是構成身體的正常組成成分,也是生命所需的物質。它在本質上是調和所有發生在體內的生化反應,及參與所有人體的保護機制。維他命C所能對人體提供的保護可能是所有細胞分子矯正醫學療法中最重要的。

毗鄰史丹佛大學的萊納斯.鮑林研究中心,將研究重點放營養生化醫學,而鮑林的後20年餘生亦傾注絕大部分的心力於此。時至今日,該研究中心仍持續進行營養生化醫學的研究,並於1996年搬遷至奧勒岡州立大學。鮑林創造了「分子矯正醫學」和「分子矯正精神病學」這兩個新名詞時,他定義出一個針對出現生理和心理表徵的分子病之特定治療方式。鮑林的健康計畫具有吸引力的一點是,只要透過一些「簡單而低廉的措施」,任何人都可以增進他們的健康和幸福。

鮑林以他對分子矯正醫學的研究和提倡,獲得了許多獎項和榮耀,整個80和90年代,鮑林陸續獲得許多獎章和榮耀,甚至進入21世紀仍然如此。鮑林於1991年第二次世界大會獲得了維他命C和免疫系統貢獻表揚證書,並於2001年由<<天然保健雜誌>>推薦,進了天然保健名人堂。

堅信自己的意見,鮑林持續服用維他命C和其他營養物質來對付他的癌症,並加上常規治療和實驗療法。雖然他最終在93歲時因癌症而去世,但是在生命的最後幾年,鮑林依然維持他刻不容緩又積極的精神。

在學校,即使一種新的營養學正在發展,這些老教授然繼續傳授給學生舊的,且大多是錯的營養學觀念,例如:一般健康狀態的人無須補充維他命補給品,以及要保持良好的營養該做的就是每一天均衡攝取「四大類健康食物」(four foods,在台灣稱「五大類食物」,去年台灣提倡「每日七蔬果」)。大多數的醫生在醫學院時只受過一點營養學的訓練(當然,大部分是過時的指導),而畢業之後由於一直忙著照顧他們的病人,根本沒有時間跟上有關維他命與其他營養成分的最新發展。

一個協助他人從事營養調理的醫療人員(也就是分子矯正營養學家)相信個體及疾病具有獨特性。我們每個人吃由各種不同土壤中孕育的含不同營養成份的食物;我們每個人經由不同的運動及與環境的互 動而有不同的身體型態與 體質;而且我們每個人有不同的身體或情緒上之壓力。因此,雖然每個人需要的天然物質的名單相同,如維生素、礦物質、微量元素、胺基酸、 酵素及荷爾蒙,但其維持健康的劑量乃由生活型態及環境所共同決定 。這些"正確的分子"的相對量對個體是重要的,當它們失去平衡時便會造成疾病。

換句話說,疾病是由我們細胞賴以生存的天然物質過多或缺乏所引起(通常是缺乏)。因此,採用細胞營養調理,以使細胞回歸正常運作而恢復或改善疾病的方式,便是提供細胞正確的原料,直接協助細胞自行將運作調整到最佳的狀態。

這方式與傳統的醫學假定一個疾病源自於單一的原因並可由單一或少數方法治療的原則不同。細胞分子矯正致力於維持細胞每日的正常運作,而傳統的醫療者卻經常以有毒的藥品治病。儘管給予我們的身體這些外來的化學品可以緩解一些症狀,這樣做卻有兩個缺點:藥物常會掩蓋住有關身體真正問題的有用線索並且它們會造成依賴性。

儘管有這些本質上的不同,細胞分子矯正醫療與傳統醫學並非完全背道而馳的,它們可以同時進行,但最終的目的還是作為一種藥物取代的可能。並行的原因是,人體經過長期藥物的治療後,並無法立即停藥使用細胞分子矯正方法處理既有的慢性病,因為細胞分子矯正方法不是提供藥物,而是提供細胞每日運作正確的原料,以趨使細胞可以重新正常的運作,因此在使用後的反應不若藥物快速,再者,藥物的減量使用有其嚴謹的步驟,冒然減藥或停藥,可能會產生對健康更嚴重的減藥或停藥的反彈性副作用,因此,併用的同時,是需要予以監控,並依減藥原則,由醫師依病情判斷,漸進減藥,而達到以細胞分子矯正全然替代藥物治療的目標。因此,接受細胞分子矯正調理的個體,需與相關人員密切合作。

廣告